Map of Interpersonal Relationship

【Interpersonal Relationship】理直氣壯,為什麼不可以?

Just because you’re right, doesn’t mean I’m wrong. You just haven’t seen life from my side.

Argue
Photo Credit: Vera Arsic

「明明我就是對的、我沒做錯,是對方有問題,為什麼我還要讓他!?」我忿忿不平的跟媽媽抱怨。

事情是這樣的:
長久以來,有個親戚非常喜歡介入我們家的事情,甚至還很會搧風點火。以前家裡常常有爭吵,很大一部分就是拜他所賜。
長久下來我們關係自然不會太好。
某次,因為家族有人過世的關係,必須得和對方碰到面。碰面前我預想了很多種可能的狀況,甚至連衝突的可能情況都設想好了,跟媽媽表明: 要是對方怎麼做、碰觸到我的底線,那麼就算他是長輩,我也會毫不客氣的當場飆回去!

結果媽媽看著我,很認真很冷靜地說: 「妳不可以這樣做。」、「理直,不可以氣壯。

我非常不能理解也無法接受,憑什麼!?

Question Mark

「感覺」不對,什麼都不用談!

很多人應該都有這樣的經驗:在跟某些人對話時,對方也許觀點沒錯講的內容也句句在理,但是,對方的語氣、聲音、說話方式或者遣詞用字,就是會讓你感到不舒服不喜歡。

於是,不管是不是有道理,一旦激起自己不悅的情緒,就會完全聽不進對方的話。這時候別說理性冷靜地去理解,我們只會想極力反駁對方直到壓制成功為止!
即便壓制不成功,也絕對不會認同對方的說法。

最後就是花費一堆時間,造就一場失敗的對話,彼此不歡而散。

人與人的溝通,非常靠感覺。
所以,不論自己是否有理,維持平和的態度、使用中性的字眼,比較不會引起對方的反感;一旦對方處在比較放鬆的狀態,能夠接納不同於自己的觀點跟想法的機率也會提升。

Communication
Photo Credit: Andrea Piacquadio

得理要饒人

就因為溝通時的感覺非常重要,所以,即便我再怎樣站得住腳,也不能因此就氣勢凌厲言談間咄咄逼人。

不是有句話是這麼說的嗎?
做人留一線,日後好相見。」當你因為自己很有道理,而把對方逼到牆角無地自容,那麼對方出於自我防衛的本能跟自尊心被打擊的惱羞狀態下,情緒控管差一點的便會展開攻擊行為;情緒控管好一點的,就算當下沒說什麼,之後也會在心裡暗暗記上一筆,以後再要好好相處就不是那麼容易了。

Argue
Photo Credit: Vera Arsic


失去事情的焦點

一開始提到的我自己的例子,如果碰面時有爭論,若是真的當場就跟對方吵起來,以華人的傳統觀念來說,不管那件事情我對還是不對,絕對會先被扣一頂:「目無尊長」的帽子。

一旦被這樣認定,事情的焦點就不會再是事件本身,而是我的態度問題。

而當我的態度成為焦點,挑起情緒,接下來的對話只會越來越發散甚至變成互相謾罵攻訐,想要再把重心拉回來基本上是不可能了。

Photo Credit: Anna Shvets

眾人的理盲濫情: 同情弱者,而不是受害者

社會大眾普遍都是理盲濫情的,在判斷事情的時候,往往用的是感性而非理性。
讓我舉個例子為大家說明。

例子一: 男性 VS 女性

辦公室的女職員Marry因為不小心,把一份重要文件弄丟了,可能會導致重要業務因此延宕。
男職員Kent跟Marry因為同一組,為了不讓工作開天窗,只好自己扛起來熬夜加班趕工重新製作一份新的文件,好不容易趕在最後的deadline送出去了,才沒有出大包。
之後Kent很生氣的責罵Marry,Marry感到十分委屈,淚眼婆娑地去跟男主管哭訴:「我真的不是故意的,為什麼要這樣…..而且最後不是沒事了嗎?」

如果你是那個男主管,你會怎麼想呢?
Kent知道了Marry去哭訴的事情,生氣地來到你面前表達他對Marry的憤怒,你又會怎麼想?
要是,Marry剛好是個很漂亮的年輕女性,那你的想法是不是會有所不同?

例子二: 富有 VS 貧困

星期一早上,Simon駕駛著他的BMW要去上班。
在十字路口停靠了一陣子,紅綠燈號誌一轉成綠燈的瞬間立刻起步直行,卻被一台闖紅燈的計程車司機迎面撞上!
Simon毫髮無傷,BMW板金凹了一小塊;而計程車司機則重傷住院。

事後Simon打算跟計程車司機求償,如果你是路人、聽到這件事情,你會怎麼想?
Simon求償方式如果比較強硬,甚至宣告打算直接上法院讓法官判決,而肇事的計程車司機剛好又是低收入戶家庭的話呢?


在上面兩個例子理,Marry跟計程車司機,都是相對弱勢的一方,有著能挑動眾人同情心的因素: 女性、年輕、脆弱、貧困、受傷……
因此即便他們的行為是錯誤的,也會讓很多人心生不忍進而傾向同理他們。

但是,對於被傷害的人來說,即便他們明明有理,只是因為看起來是相對強勢的一方,就不容易被同理甚至還會反過來被要求要對加害的弱者寬容。

很不合理、很不公平,但也很真實,不是嗎?

Photo Credit: Cottonbro



人,終歸是需要生活在群體裡,和群體互動。

既然要和群體互動,某種程度上來說,就需要遵守群體的規則,不論是成文的法律條文,還是約定成俗的不成文社會道德規範。

若是要達成溝通的目的,有時候就得抓出適合的對話方式;但這並不是說,遇到令人不高興的事情就不能夠生氣。我們還是可以生氣、可以憤怒、可以抱怨,端看我們對於這段溝通的定義是純然的發洩情緒還是想解決問題。
當然,還有情緒發洩之後,後果是不是我們想要的、我們能不能承擔。

因此,能夠理直而不氣壯,是一種社會性的溝通手法,也是理性而成熟的風度展現。

在〈【Interpersonal Relationship】理直氣壯,為什麼不可以?〉中有 2 則留言

  1. 這篇跟我近期遇到的人和情境很相似,一直被對方不中性的遣詞用字激怒,阿喵帶我解🥺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